中外女性健康研究,英国女性健康,老铁们想知道有关这个问题的分析和解答吗,相信你通过以下的文章内容就会有更深入的了解,那么接下来就跟着我们的小编一起看看吧。

中外女性健康研究,英国女性健康

中外女性健康研究

关于女性健康的研究不断增加,其中涉及不同国家的女性的研究成果引人注目。英国的女性健康研究备受关注,其成果对于改善全球女性的健康状况具有重要意义。

在中外女性健康研究中,英国的女性健康状况得到了广泛关注。研究发现,英国女性普遍健康状况良好,这得益于英国政府对于女性健康的高度重视和医疗系统的先进设施。英国的女性健康研究主要关注妇女的生殖健康和心理健康等方面。妇科疾病和乳腺癌成为英国女性的重要健康问题,相关的研究以及早期筛查和治疗的推广在预防和治疗这些疾病方面取得了重要成果。

与此英国的女性健康研究也展示了与其他国家的女性健康状况的差异。在心理健康方面,英国的女性压力和焦虑的程度较高,这与现代社会生活节奏加快、工作压力增加等因素相关。英国女性中存在很高比例的饮酒和吸烟者,这对她们的健康状况带来了风险。

综合来看,中外女性健康研究对于改善女性健康状况具有重要意义。借鉴英国女性健康研究成果,其他国家可以改进自己的女性健康政策和医疗设施,提高女性的健康水平。不同国家之间的女性健康状况差异也提醒我们,在制定政策和推动研究时应考虑当地文化、社会和经济因素的影响。

中外女性健康研究的发展对于促进全球女性健康具有重要作用。英国的女性健康研究成果不仅为其他国家提供了借鉴,也为英国自身改进女性健康状况提供了有效的参考。通过加强国际间的合作,我们可以共同努力,为女性的健康福祉做出更大贡献。

中外女性健康研究,英国女性健康

第一次世界大战以前(更准确的来说是20世纪以前),英国社会普遍流行着一种女性想象:女人都是较弱无力、需要男性保护之人,她们不但无助于人,而且也不能自助。这种错误的看法导致了两个相互区别又彼此联系的问题:(1)由于女人如此之软弱无力,不适合做支付工资的工作,给她们低薪实属正常;(2)可是,倘若以低薪招聘女性,又会对男性的薪酬造成威胁。当时的英国男性认为,女人实在不适合在工厂里工作,她们应该待在家中;女人只能是为了家庭生计需要才能走进工厂。偏见与薪资上的冲突使男女工人之间的关系变得紧张,女工人的低薪得不到男工人的同情,反而还会受到抗议与反对。很多工会为了解决这个矛盾,竟然选择将女工人拒之门外,而一些工会虽然接受女工人,但也表现得十分谨慎。

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这场战争使女性劳动者的待遇和社会地位发生了转机。由于战事吃紧,英国政府将男性劳动力大批调往前线。1915年,英国各工厂出现劳动力紧缺,军需品部门尤为严重。为了解决这一问题,各行各业都开始招募女性。1915年春,财政大臣乔治·劳合(David Lloyd George)发起女性战时服务运动(War Service For Women),政府虽然给了更多的女性工作的权利,但却没有给她们改善生活的权利。在这场运动中,登记处并没有许诺这些女性某个固定数额的工资,而是将工资问题交由雇主自行决定。男 女工人们十分担心,因为雇主有可能给他们低薪,更有可能在士兵复员时将他们赶出工厂。他们要求的“同工同酬”(Equal pay for equal work)成为了一个长期的话题。在许多的工厂中,大部分的工作都由女工人来完成,然而雇主却只肯付给她们相当于男工人一半的工资。“劳动力削减”虽然让英国增加了近70万份战时新工作,但它也造成了诸多问题。一方面,它严重损害了女工人的利益;另一方面,它使男工人感到:这些技术不熟练的女工人让很多属于他们的工作以后不再需要专业技能,因此而加深了他们对女工人的鄙夷,也让更多人认为“女工人只能做些微不足道没有技术含量工作”。

战争期间,全职工作的女性人数上升到130万,同比增长了22%。许多行业都体现出这一人数上涨的趋势。在运输业,女性的人数由1.8万上升至11.7万;银行业则由1500上升至3.7万;在文职、公署以及邮局工作的女性更是增长了两倍(139.4万),甚至连面制品业也实现了人数四倍的增长。随着工作女性的大量出现,新兴女性工作者的形象日益深入人心。除了和平年代里的一些行业,女性也进入军事生产部门。她们响应国家的号召,以空前的爱国热忱投入到军需品的生产中,被人们称之为“军需母亲”。这种形象背后的真实情况却是,女性待遇的恶化——战时经济的不景气,使得女性不得不进入当时待遇较好的军工厂工作,然而军工厂的“优渥待遇”却是暂时的。由于战时各行各业的工资标准不断变化,另外通货膨胀也屡屡发生,军需厂女工人的“好待遇”也因之被抵消。许多工厂实行战时津贴政策,通过加班来授予工人津贴。要获得津贴的代价很高,军工厂的工人们为此不得不每天工作12小时,周末也不能休息。在TNT附近工作则更加危险,工人们时常会中毒。战争期间,大约有300名女工人死于TNT中毒或爆炸。

女工人在战争中所遭受的痛苦和她们的所享受到的福利几乎不成比例。为了解决自身待遇问题,战争时期的女工人也像男工人一样,她们利用战时的劳动力紧张来跟政府议价,1917年《女工人》杂志发表了一个“战后目标愿望单”,其中包括了相应的医疗、津贴以及失业补助、税法改革等诸多议题。女工人们不仅要求工作的权利,而且还要求休息的权利,后一项权利表明了女性对工作和家庭之外空间的诉求,这一诉求更直接的推动了女性自我意识的觉醒。

1918年,随着休战协议的签订,战争终于结束。许多士兵从残酷的战场重返他们原先的工作岗位,这时才发现许多女人已经占据了他们原来的工作。“女人必须走”,他们传达出这样的信息。在随后的一年之内,英国有75万女性因此丢掉了工作。曾经呼吁她们为国家而工作的政府此时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冷漠:在1919年召开的失业捐助大会上,没有一个女性成员,尽管在接受失业补助的人中女性占到75%。为了安抚失业女性,政府又将这批人从工业领域转移到传统手工业领域。然而无论在哪个行业,女性工会组织(如女性工业理事会,Women’s Industrial Council)的诉求一如既往:缩短工时、提高工资以及待遇。女性工人的抗议浪潮一波盖过一波,英国当局无法继续忽视其存在,他们选择授予女性一些政治和法律上的权利,以弥补她们在战争中所遭受的苦难。1918年,国会被迫通过了三项法案,允许女性参选国会、进入牛津或剑桥读书、授予30岁以上的女性投票权。这三项法案看起来意义重大(至少在教科书上,它们几乎是女权运动胜利的象征之一)。然而当时女性工人的年龄普遍低于30岁;在一些领域,对女性的职业开放程度不但没有提高,反而还降低,例如20世纪20年代初期,查令十字医院(Charing Cross Hospital)一度缺少医生,但即便如此,他们仍拒绝招收医学院的女学生。以上种种迹象表明:一战绝非女性工人生活的转折点,在此后的20年中, 女性劳动者的生活依然十分辛苦,英国女权运动任重而道远。

在一战期间,英国社会的各个方面诚然都在发生着重大的变化。不过在这段时间里,女性在家中和工作中所扮演的角色仍和19世纪无太大差别。在英国人的眼中,“女性”和“劳动者”这两个概念从未被真正联系到一起——他们让女人干和男人一样的活,却付给她们相当于男人一半的工资;她们可以在工作中显示出天赋和机智,然而却仍置于男性工人的监管之下;她们虽然能够完成一些艰难的工作,然而却不能自由地选择职业。

英国女性工人从来没有只接受“女性”或者“工人”的身份,正如她们所做的、已经做过的那样,她们不断地努力工作,直至大战结束。或许她们曾在战时的紧张工作中获得过社会的认同,随着战争的结束,她们又被丢进“工业的垃圾堆”中。

进步与倒退:一战中的英国女性劳动者

整理自:British Working Women and the First World War,The Historian, Vol. 56, No. 4 (SUMMER 1994), pp. 699-710

作者:Susan Pyecroft

中国女性健康现状

妇女社会地位显著提高,促进男女平等和妇女全面发展取得了历史性新成就,妇女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显著增强;但妇女发展的不平衡不充分问题仍较突出,相关领域妇女权益保障工作仍需进一步加强。

1、妇女与健康

女性平均预期寿命突破80岁。我国女性的人均预期寿命水平在184个国家中位列第62位,比世界女性平均水平高4岁。

2、妇女与教育

女童平等接受学前教育得到切实保障。

女生平等接受高中阶段教育得到巩固加强。

女性平等接受高等教育得到有力保障。平均受教育水平的性别差距进一步缩小。

3、妇女与经济

政策和创业扶持政策逐步完善,妇女就业渠道不断拓宽,女性就业人数稳步增长。女职工劳动保护得到大力加强。农村贫困妇女脱贫攻坚取得全面胜利。经过持续奋斗,农村贫困人口全部脱贫,贫困县全部摘帽,脱贫人口特别是脱贫妇女“两不愁三保障”问题全面解决。

4、妇女参与决策和管理

全国女人大代表和女政协委员占比均达历史最高。我国积极推动和支持妇女参政议政,妇女参与决策和管理的比例明显提高,妇女的政治权利得到有力保障和加强。

5、妇女与法律

相关法律法规体系日趋完善。我国不断强化男女平等的法治保障,目前已形成以宪法为基础,以妇女权益保障法为主体,以国家各种单行法律法规、地方性法规和政府规章为补充的保障妇女权益和促进性别平等的完整法律体系。民法典、劳动合同法、选举法、村民委员会组织法、妇女权益保障法、女职工劳动保护特别规定等法律法规的颁布和修订,对女性财产权益、女性劳动者的合法权益、妇女土地承包权益以及女职工健康权益等方面进行了明确规定,使维护妇女权益、男女平等的法律法规体系更加完善。

打击拐卖妇女犯罪取得显著成效。为有效打击拐卖妇女犯罪,切实维护妇女的合法权益,依法坚决打击拐卖妇女犯罪,加大拐卖人口犯罪“买方市场”的整治力度,从源头减少拐卖妇女案件的发生,拐卖妇女现象得到有力遏制。

为妇女提供法律援助得到大力加强。

二、存在的主要问题

(一)女性健康发展仍面临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

虽然我国妇女健康水平有了较大提高,但是城乡间差距依然存在。农村孕产妇死亡率为18.5/10万,比2010年降低38.5%,但仍高于城市14.1/10万的水平。

(二)农村妇女参与社会事务管理仍待加强

妇女积极参与基层社会治理,但是与城市相比,农村妇女参与水平有待提高。

英国国家健康体系

国民保健服务提供了英格兰大部分的医疗保健 ,包括初级保健、住院服务,长期医疗、眼科和牙科。国家健康服务法案(1946年 )在1948年7月5日生效。私立医疗与NHS一直并存,主要是由私人保险支付大约8%的人口使用它,这通常也是NHS服务的一个补充。在21世纪的第一个十年,私人部门开始越来越多地使用NHS提高产能。根据BMA,有很大比例的公众的反对此举。

英国国民健康保险制度主要是来自普通税收(包括一定比例的国民保险支付)。英国负责NHS的政府部门是卫生部 , 由国家卫生部长领导。卫生部大部分的支出 (在2008 - 9,£98.7亿)花在NHS。

中外女性健康研究

一个月。根据查询发表之家网显示,正常情况下《中外女性健康研究杂志》出刊后一个月可以拿到杂志,这是由于杂志出版周期为月刊,属于杂志期刊预定型商品,因此需要一个月的时间便可以拿到杂志。

英国妇女地位

19世纪初期至工业革命发生,大多妇女还被禁锢在家庭内,对于外部世界的一切知之甚少或一无所知,由于长期缺乏与外界的交流,思维也极其狭窄,单调。在工业化的浪潮中,许多妇女走向社会,走进劳动力市场,成为独立的雇佣劳动者,从而扩大了眼界,增强了独立意识。从此,女权运动开始发展。她们在不断争取与男子对等的各项权利的过程中,自身的社会地位才渐渐提高。

工业革命为英国妇女改变自身地位提供了物质基础和契机。19世纪英国中产阶级妇女由被动地附属于家庭向新的社会角色转变,自我意识开始觉醒,成为近代女权主义思潮的先声。她们在家庭领域内地位和权利的变化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当时英国社会独有的时代特征。在男女平等方面,美国19世纪妇女根本没有选举权,直到1921年才享有,英国19世纪妇女也没有选举权,直到1928年才享有。美国19世纪已婚妇女的财产根本不受保护,直到1905年才改变,英国则是1883年被改变。而在当代中国,一开始便制定宪法明确规定,妇女在政治、经济、文化、社会和家庭生活等各方面享有同男子平等的权利。

而新中国成立不久,中央人民政府便于1950年5月1日颁行了婚姻法明确宣布:

废除婚姻制度,即废除包办强迫、男尊女卑、漠视子女利益的封建婚姻家庭制度;确定实行男女婚姻自由、一夫一妻、男女权利平等、保护妇女和子女合法利益的新的婚姻制度,禁止重婚、纳妾,禁止童养媳,禁止干涉寡妇婚姻自由,禁止任何人借婚姻索取财物,夫妻双方对于家庭财产有平等的所有权和处理权,有采用自己姓名的权利,有相互继承遗产的权利。

END,关于“中外女性健康研究,英国女性健康”的具体内容就介绍到这里了,如果可以帮助到大家,还望关注本站哦!